ZzZzZzZzZED丶

mmm:

《下路》20分钟“微电影”。



楔子 “大嘴+娜美”


第一章 你曾救过我 

bgm:《再次见到你》

meiko歌单最常听一位(推荐看看歌词)


第二章 最好的下路

bgm:《highscore》


第三章 快乐游戏玩家

bgm:《给你宇宙》

meiko说羊驼天天听到他都快听吐了...


第四章 “hiong,me w……”

w。 

bgm:《第三人称的必要性》

最佳拍档video使用的bgm



转载注明作者。禁商用。

特别鸣谢:SoWaiTing



夜半风竹敲秋韵:

2017年的愿望:
m神去lcs
koro首发创辉煌
we剑指s7
kt champion

厂长直播翻牌子

高而基:

昨天厂长直播的时候,说他在纠结感谢送礼物的猪仔的时候到底念不念ID,最后的结论就是认识的字就念,如果是英文就不念。(★~★)

我顺手送了一个血瓶,正想着送太少了不够被翻牌,结果就听到厂长念了!!

“谢谢什么什么大法好送的两个血瓶”,然后露出了迷!汁!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真的被翻牌了!而我的ID是
“厂 荡 大 法 好 ”……………

厂长嗯我懂得你绝对不是不好意思念那两个字,要不怎么会在那么多礼物里专门念这个呢,肯定是不认识“厂荡”不会读对吧!嗯嗯一定是这样!
以及迷汁笑容也肯定是为收到血瓶而开心吧!
完!全!懂你呢!😉😉😉

[ 整理+感想 ] 辉煌背后——EDG

Hagulovelove ♥:





写在前面:


关于阿布,关于阿布和明凯,关于EDG的幕后。


也提及了一点点,关于爱萝莉,关于田野。


对于我来说,整个EDG都很重要。但是这一次,想说说他们。




信息来源:


- 纪录片《初心不灭的追梦人


战队教练&职业选手 阿布&诺言


(未特别说明的引用均出自本纪录片)




- 纪录片《传奇正盛》第二季 第三集


追梦之心》CLEARLOVE


- @JX阿布的微博互动


- 纪录片《追逐梦想的歌手:WE阿布


- 纪录片《WE 数据分析师阿布个人记录片


- 赛时语音《2016夏季赛季后赛英雄麦克疯 EDG篇


- EDG电台《EDG FM


- 赛后采访《大神怎么说:职业选手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


- 采访《大电竞APP 深度专访EDG阿布: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 采访《电子竞技杂志 独家专访丨阿布:LPL,置之死地而后生


- 采访《多玩英雄联盟 独家访阿布:明凯没有被困难打倒,请大家再给他一点时间


- 其他零散媒体采访




Edited by  @希言  @Hagulovelove ♥ 


BGM:没有什么不同















辉煌背后——EDG




谁说我们一定要走别人的路。


谁说辉煌背后没有痛苦。




1


悲观主义者和强迫症晚期




阿布:每次拿到冠军我都只会开心几分钟,只要离开场馆,我就会很头疼,会非常的头疼,就会觉得后面更难做了。所以说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凡事都是会想到最差的打算和最坏的结果。然后再去尽最大的努力去做。


阿布:很少开心,所以说经常抑郁。





而在今年结束了韩国集训,奔赴世界赛场之前,阿布也在微博上流露过类似的话。





2016年12月18日,是EDG公布2017新赛季大名单的日子,这意味着二代EDG彻底成为过去,三代EDG即将进入公众的视野。而阿布在评论时说:





而另一边,


阿布:诺言的话,我觉得是一个执着的人,他又是一个强迫症晚期患者。


诺言:就像我打比赛之前我会检查符文,我会检查很多次我会一直看,只要有时间我会一直去检查这个东西。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有着同一个目标。



——《大电竞APP 深度专访EDG阿布: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成绩。




早在WE时期,阿布就曾说:


阿布:可能拿冠军容易守冠军难吧,我是抱着一个守护冠军这样的一个想法,我们的目标两个吧,第一个不管在什么比赛也好,我们再想拿一个世界冠军,还有一个想尽我们自己的能力,推进职业圈的职业化,拿一个代表国家代表中国这样的一个荣誉。


——纪录片《WE 数据分析师阿布个人记录片






2


双刃剑:从WE到EDG




纪录片里透露,阿布能来EDG当教练源于明凯的推荐。


阿布:从第一天开始就对这个人很关照,因为有人告诉我这个人是个双刃剑,用好了就用好,用不好就爆炸,也算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吧。


阿布:一手带出来的选手都,都会对你有一种天然的信任和亲切感。









而早在WE时期,阿布就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阿布:诺言总是跟我耍小孩子脾气,不过我都会原谅你,会帮助你不断突破你自己,你一定会站在世界JUN的顶端的。










双刃剑的提法也早已不是第一次。





而明凯,则在采访中这样评价阿布:






但即便如此,


他感觉失落的时候,会说:我知道,阿布依然相信,我是最强的。




而在今年夏季赛期间,被两度问到最怕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明凯回答:


诺言:Aaron星和狗,姬星和狗,没有为什么。


——《EDG FM


诺言:阿布与狗。




——《大神怎么说:职业选手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




今年世界赛前,接受大电竞APP深度专访的时候,阿布这样回应:




阿布:我们都是非常要成绩的人,都是做一件事就会拼尽全力要去做好的人。


阿布:我们的“道”是相同的,但是在性格上、处事上我们两人又截然相反,用他的话说是比较互补。他性格是比较强、比较刚硬,而我比较温和。他处事有时候会比较极端、略带冲动、有点任性。而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做事情都会用最坏的打算去考虑,所以我可能会比较缜密一点,看的更长远考虑的更多。所以说正好去cover他、弥补他。他任性冲动的时候,我年龄比他大,又一起走了这么久所以他多少比较愿意听我的意见、在意我的想法。所以感觉上是我可以比较好的控制住他,比较好的能和他交流,慢慢就形成了一个所谓的“他比较怕我”。













3


两次选择:去,还是留?







阿布:虽然外面有很诱人的价格,有夸张很高的各个方面的情况,但是,我和诺言都不是那种会特别贪这方面的人。


诺言:有可能很多事情我之后的年龄,我都可以去做,但我打职业的,只有我这个年龄去做。而且我热爱我这份工作。所以我不想留有遗憾。




但是,2015年底,当明凯考虑要不要和EDG续约的时候,他把选择权交给了阿布。








阿布:感觉和当初离开we一样啊!感觉又是我来做决定,当时诺言说,你让我走我就走,你同意我走我就走,现在又是这个情况。啊……(说到这里的阿布往椅背上一倒,崩溃)




而在2013年,相似的情景已经发生过一次。


在2016年的RIOT官方纪录片《传奇正盛》第二季 第三集 《追梦之心》中,阿布和诺言首次公开披露了那时离开WE的部分实情。







阿布:(这时候)我就知道,出事了,肯定有问题,这时候我逼问他,他才告诉我有人联系他怎么怎么样。如果说,我愿意跟他一起去EDG,他就去EDG。如果说我不愿意他就留在WE。那这个问题,就变相性的,这个队伍改变的关键点就在我身上了。




两次选择,对诺言来说是一样的交付信任,对阿布来说却是两次艰难的决定。


第一次决定,他们离开了WE。




阿布:我是发了动态说我要离队就是这样一个说法。你说你离开队伍了,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所有的舆论都会倒在你身上。




诺言:其实当初接触EDG,就不是很了解他们啊。只是说他们觉得就是想让我去他们队伍里面,然后我看了人员配置很好,可能拿到冠军,所以说我才会决定去。


诺言:当时加入EDG的话,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怎么说,因为WE五个人的效应吧。他们都希望我们五个人,当时WE五个人能好好打下去。




这个决定到底有多艰难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能够知道的是,同期加入EDG战队的U在大电竞APP的采访《曾龙“U”:一个职业选手简单而精彩的故事》中表示:





U:其实我们都知道,队友们所遇到的压力不会比我小,所以我们并不会提这些事,但大家都在为这些不好的舆论而痛苦我是感觉得出来的。




而2014年,EDG春季赛获胜的那一刻。


阿布在台下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而2015年第二次决定,除了明凯,阿布也同样面临着对自己的选择。







阿布:德玛西亚杯嘛(2015)我也真的当成自己最后一次执教。既然不能达到我想要的那种东西、或者那种高度,或者不能做到我想要做的那种事情,那就不做了。







阿布:如果说,我不是一个管理者,在大方向上,和我原本想象的初衷,是相悖的,那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同样,你也实现不了我想要的东西,那怎么样叫一起合作呢?




事实上,这种要么不做,做则求精的态度早在WE时期就已经确立。





这种态度和明凯是一致的。在《传奇正盛》中他这样说:


诺言:爸爸和我说,这件事你要么就别做,要做就把它做到最好。我觉得这也算是我现在的,一个信条吧。




这一次,他们又得到了来自EDG的机会。




2016年春,阿布和诺言一起参与了EDG为他们举办的续约仪式。


这足以看出这两个人对于EDG的重要程度。


明凯续约EDG LOL 职业选手。阿布担任EDG总经理。




诺言:人要往高处走嘛,所以说这个转变我是能接受的。




阿布:那现在情况就是,我来做这个管理,他来做他的选手,但是这个,这个过程真的...


阿布:刚开始工作这个过程,和我想象的原本,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没有想到会区别这么大。反正就觉得夸张了点,每天就拿着手机到处跑,从一睁眼开始工作,然后到晚上三四点钟,再睡觉,然后心里还不安。就是每天这个样子。








4


身上的责任和希望




最早,世界赛更多是明凯自己的执念。


U在回忆时这样描述他们的S4:





诺言:我明年还要来,明年还要继续。




而当2015年,S5,EDG0:3输给FNC之后,诺言的想法改变了。


诺言:我觉得最令我难受的,是我们输了以后,还是有很多粉丝为我们加油,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就自己不是说,一个人在赛场上面战斗,我们身上是,被赋予很多人的希望,这个东西我以前是没有感觉到的,但输给fnc之后,我是深刻的感觉到这个东西。











5


失败和重新站起:一次又一次




后MSI:2015夏季赛 S5世界赛。


阿布:对于这个冠军,我心中早已经没有想法了,因为我知道那不可能。


诺言:膨胀,听不进去队友的意见,觉得别人很菜。


阿布:感觉整个上上下下各个位置都膨胀了。







在《传奇正盛》中,也是同样的说法:


诺言:在S5的时候,因为我们拿到了msi的冠军,所以队员或多或少会有一点冠军病,就是会有一点膨胀,就是接受不了队员的意见,这样子的话就会导致个人实力下降,然后导致队伍整体性下降。然后就会输比赛这样子,所以说那段时间我们状态起伏不定的原因也就是这个。




阿布:(还有一个韩国教练的问题)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大家的这个文化底蕴不同,交流的方式不同,就是好心干坏事那种东西,明明想解决问题,后面好像会发现问题越来越大。就是有一种感觉好像,你给他100块钱,他可能会觉得你是别有目的。




2016春季赛。


阿布:我在刚转型的时候,整个压力是非常崩溃的,感觉整个人,分不开神嘛。


诺言:互相不信任嘛,就没有凝聚力,因为我们s5的时候就出现过这个问题。氛围的话就不是那种特别积极向上的氛围。就比较死气沉沉的那种氛围,因为s5打完之后我们就各放各的假了嘛。然后当发现联赛里还是有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必须得去解决了。


田野:训练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就没有那种很开心的那种。都是很严肃的嘛。




这样的一个气氛僵持,恰恰是诺言之前所反感的,一团和气的反面。


他在《传奇正盛》中提起过WE的问题:


诺言:队员之间的关系很好,就……特别好,都和兄弟一样,所以说很多游戏上面的问题就很难去说,或者说很难解决,我这个人就很不喜欢这样子。




而现在,EDG却从一种极端走向另一种极端。


粉丝们和解说都在慨叹,别的队伍赢了比赛都是满脸笑容,EDG别说春季赛的6连败连输,一旦赢得不漂亮,队员们都是一脸死气沉沉。粉丝和解说们不断调侃,明凯-暗凯之间的神秘切换。




很难评价怎样的战队气氛才是最好的职业化战队该有的。


但诺言明白,一味这样下去不行。他在短暂和休息之后重新接替替补打野爱萝莉的位置,回到赛场。并且,担当EDG的打野,指挥,甚至……心理疏导。


诺言:我在edg就算是一个精神领袖,灵魂人物嘛,我在找他们做这方面的工作吧。







EDG6连败之后9连胜,队内气氛活跃了很多,但是总决赛仍然败给了RNG。从MSI之后,除了被戏称为EDG杯的德玛西亚杯第四连冠,EDG接连在LPL赛季官方比赛,失去冠军奖杯。


阿布:总决赛当天的情况也好,我们都觉得是可以赢RNG的。现在输掉了感觉还是非常非常的惋惜吧。




2016夏季赛


这个态度,一直延续到夏季赛。


EDG启用Mouse和Scout两名新人,而生性乐天爱笑的Mouse,每到赛后采访便和冷漠的其他队员格格不入。以至于被粉丝做出了这样的图片:







数周后,Mouse赢了比赛也不再兴奋,被EDG同化。


这不是明凯一个人的问题,Deft也同样,是一个对自己和队友高标准严要求的人。所以,也出现过这样的画面,上野和下路之间的气氛截然相反。







夏季赛,老板要求阿布回到主教练岗位。


阿布:对老板使用了缓兵之计,我和老板说,我说我半年没有在教练上做了,我说缓两周缓两周怎么样,我说如果说这两周教练组出现了bp或什么样的问题,我立即就上。




结果,EDG小组赛16连胜,加上季后赛18连胜。以全胜战绩赢下LPL夏季赛。




诺言:赢下每个对手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俱乐部,我们教练组,还有队员,都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我觉得这是我们应得的。




但这里同样埋下了隐患。




2016夏季赛 季后赛 半决赛 EDG VS WE




EDG打WE的比赛以3:2取得胜利,但EDG中间3盘打得很乱,其中一场,也是勉强翻盘。


次日凌晨阿布发了微博:





阿布:对我们来说结果赢了,但是过程很糟糕。这个不是该打出来的东西。


这是外界听到的阿布对于这场半决赛的评价。




EDG的粉丝当天也非常不满,有些认为队员表现有失水准,是否存在轻敌的倾向;


有些认为教练组管理不力,BP失误。


而这之中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第1,5盘和中间2,3,4盘的表现,差距过大。




不久,季后赛英雄麦克疯推出。


麦克疯也仅仅公开了第1,5盘之前的EDG队内聊天。


第一盘开始之前,李汭璨说自己肚子疼,明凯耗子田野还在开玩笑:先把锅甩好,一会儿被兮夜单杀了。


第五盘开始之前,Meiko一句:我们这把零封他们好吧。


2016夏季赛季后赛英雄麦克疯 EDG篇》  





而第五盘他们的确近乎零封WE。


这不禁让外界疑惑,EDG的水平到底在哪里。也让EDG的粉丝暂时放下了心,认为第五盘才是认真起来的比赛。




而这一次的纪录片,得以还原当时幕后发生的事情。


第一盘(胜)


诺言:we和我们打训练赛,胜率都是比较低的。当我们第一把大比分优势拿下的时候其实挺轻松的。


田野:正常打嘛,就能赢。


阿布:第一盘是我们队伍比较重要的一盘,我们队伍往往第一盘赢,很容易就一波结束带走。





第二盘(负)


诺言:那把我是完全能够carry的,但是因为我的一个失误,最后崩盘了。就被打蒙了吧,就很难受,就是那种感觉。就是被打蒙了,然后各方面都会出现失误。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别人打蒙过。会被人打成这样子。就从来没有想过。


田野:而且他(明凯)……也就是从第二把就开始不说话了嘛。







田野:第二把输完,我觉得就赢不了了,因为第二把实在..……如果他(明凯)不说话,我觉得这场游戏我们就赢不了。在比赛中如果出现什么失误,他自己出现什么失误或者我们出现什么失误,他就有可能会一直在想这个失误,然后就不说话了。就他不说话然后生气了的话,我们队员也会,不知道说什么,没办法安抚他。他这个人本身就比较固执。


阿布:我觉得我们犯了过多的失误,太多的失误,太多的问题,打的太急躁了。第二局失利其实对于我们来讲我觉得是能够接受的所以我觉得第三盘回到蓝色方我觉得我们还是ok的。




事实上,纪录片呈现的场上场下两种状态。对于教练来说,他和任何的旁观者一样,而一场比赛他可以看出比粉丝看到的更多的问题,然而,他却不能冲到赛场上指挥。


而场上,明凯作为EDG的指挥核心一旦不知所措,田野的心态也会受到影响,正如Deft多次对媒体强调的那样:
Deft:辅助比我小,如果我心态不好辅助也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必须成熟起来。


而明凯对于田野而言,是前辈、偶像、队霸,也是队友、哥哥、“老父亲”,是田野信任并有一些依赖的人。




第三盘(翻盘·胜)


阿布:然后我们第三盘又遇到问题,落后非常非常多,基本上面临一个崩盘的局面。(第三盘结束)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他是需要安慰的,因为我们是赢了比赛,但是他(明凯),他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自己的发挥是输掉了比赛。







诺言:那局要是输了我觉得,我们很有可能就会被3:1。能翻盘的话,其实肯定是要感谢我们下路和我们上路的。因为那时候,我们中野被打蒙的情况下,是他们一直在说话,一直在说话,一直在鼓励我们。


田野:其实那把我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翻盘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一般别的队,如果翻盘的话,他们会很开心,但我们队不是这样的。







田野:第三把赢了之后感觉后面是能赢的。因为第三把赢了之后又有一点信心了。




第四盘(负)


诺言:我就一直跳不出来,所以队友在讨论bp的时候,我那种状态就很恍惚。我也是第一次出现过这种状况。就我今年整个打野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没有出现过这种被别人打蒙的情况。


阿布:他有点太糊涂了,或者是说懵的太远了,这个时候我肯定就一定需要一个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非常过激的事情,把他骂醒。







第五盘(胜)


诺言:(第四盘被阿布骂)虽然说心里很不爽,但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虽然被骂了嘛,但(第五盘)感觉打着打着又醒过来了嘛,就话也变得越来越多。也去指挥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看了这样的幕后,第四盘结束明凯被阿布在众人面前劈头盖脸骂完,再回想Meiko在第五盘开始前的那句话:


Meiko:我们这把零封他们好吧。


我不禁去想,他是以怎样的心情,才能看似随意地说出这句话。


这个当时刚满18岁不久的少年,是如何在队内ACE王牌突然失去对局面的控制、队内气氛紧张而尴尬的时刻,站出来,独当一面,尝试着活跃气氛,并最终靠着一个锤石Carry了队伍,拿下MVP的呢。







而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8月18日EDG的俱乐部粉丝活动时,明凯面对【Meiko的锤石】的猜词环节,给出的描述却是:


明凯:打WE第三局你用的什么辅助?


田野:蛤蟆?


明凯:(气到要背过去了)你拿mvp那个!


明凯:我以后要叫他野傻傻了!这个人,我跟他说打WE第三局你用什么辅助他能给我来个蛤蟆的。


——可是打WE第三局就是蛤蟆啊。当时我们调侃着诺言BO3和BO5分不清,只记得是最后一局是Meiko的锤石mvp,笑不可支。可现在回想,才能明白这场BO5对于明凯来说,大概真的是浑浑噩噩。


诺言:有可能是队伍赢了嘛,但我觉得是,我在我自己位置上是输了。就输的比较惨。就即使赢了也感觉很难开心的起来吧。


阿布:虽然说我们比赛赢了嘛,但是整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们像是过程输了三盘。




阿布:嗯。他(明凯)有和我保证一些东西。保证了他会控制自己心态。保证了就是他会很努力的带着队伍去比赛。


也许诺言也真的就,真的就成熟了吧。以前我总觉得他有成熟,有成熟,但是不够成熟。但是我觉得经历过那么一件事情,我觉得诺言,够了,我觉得对于我来讲,从我的层面上来讲,我觉得够了。对我,我自己觉得,可能带这个人就,也就带到这种程度了。




S6 世界赛 


夏季赛半决赛对阵WE时明凯的问题,同样重演。




纪录片拍在世界赛之前结束,片尾是对于世界赛的祝愿。


而我们是知道了结局才看到这个记录,无奈竟觉得有几分预言式的、讽刺的苦涩。








7


反省和包容: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阿布这样评价EDG的2016年:


阿布:冠军是想要去争取,但绝不是压死了自己。









阿布在采访中则这样说:






——采访《多玩英雄联盟 独家访阿布:明凯没有被困难打倒,请大家再给他一点时间




——采访《电子竞技杂志 独家专访丨阿布:LPL,置之死地而后生




而诺言的心态也在改变着,他数次在2016年夏季以后的采访中说道:







诺言:我打了这么多年职业,其实我觉得拿冠这个东西,除了实力以外,还需要一点,一点运气。




诺言:就是当你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的时候,肯定会有人喜欢你,也会有人讨厌你,这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说感觉没有什么值得我困扰的事情。我唯一困扰的事情应该就是我自身的状态,还有队伍的成绩吧。


诺言:爸妈和朋友那时候都很关心我,我就和他们说不用担心我嘛。我就觉得自己如果能好好休息几天,安静几天的话应该就能好起来,重新振作起来这样子。因为职业选手嘛,大部分都在打比赛,所以肯定要牺牲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时间嘛。


——纪录片《传奇正盛:追梦之心




Pawn和Deft离开了。


明凯暂时休息着,阿布再次主动让出了主教练的位置。


可是EDG的梦想才刚在真正意义上起步。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8


第三代EDG的启程:田野和爱萝莉







这个纪录片里有一个很让我心疼的细节。


2016春季赛开赛前,台下的zzm半是调侃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zzm:今天输不了吧,输了我就结束了啊。






田野:我们需要一场胜利。




而结局我们都是知道的。




巧合的是12月20号赵志铭直播的时候,也开玩笑地说自己替代了厂长,然后疯狂回头张望:


zzm:要是厂长在的话,就结束了。我就结束了。




赵志铭这个人,很敢说。


他曾经在跟兮夜连麦的时候说我觉得你自从打完那个比赛(S6预选赛)之后就开始变菜了,你有心理阴影现在;也曾经上来就对田野说你没AD啦,下赛季等着被金角按在地上摩擦吧。


他对自己也是一样。但看似玩笑的话语背后,总是藏着真心。




现在第三代EDG需要他和田野站出来了。


这一次,他们来自队友和竞争对手的压力要小一些;


这一次,他们身上的责任和担子要大一些。








9


诺言:外人看EDG的话,应该就是,低调,努力,然后稳定吧。国内的比赛拿到冠军都记不清楚了。巅峰的时候也是拿到了msi的冠军。




然而,辉煌背后。




只要为了梦想不服输。


再苦,也不停止脚步。












END




————————————————




补充1:一些好玩的小细节




不老实做操,总是和别人反着的驼。





用《青春修炼手册》学中文真的没问题吗233





补充2:WE时期的阿布(2012-2013)







和WE的缘分


阿布:(加入电竞行业)这个念头源于前年吧,由于签证原因没有去成IEM的总决赛,也是非常的惋惜,因为之前在国外,我也一直处于会去做一些战队分析之类的工作,当时遇到这样一个场景,让自己想着,为自己的祖国吧,可能当时想的有点远吧,年轻人就是这样,想着带着一个队伍拿到世界冠军。


阿布:然后回国以后,当时最初的一个想法也是比较年轻,比较鲁莽,想着去建立一个战队,招一些人啊,然后带着他们去拿成绩,然后经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了WE战队领队Vicky的联系方式以及WE战队队长若风的学习方式,抱着一个学习经验的态度来到了WE战队。


阿布:在WE战队,与WE战队经理key的交流中我得到,我一个孩子从零做起建立战队是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在这里也非常感谢key让我认识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不过key不得不说是电竞圈的元老人物,他也看出来了我的梦想,他为我指出了一条明路,把WE战队当成是自己的战队,如果我自己愿意的话,并且在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key决定将当时比较偏成熟比较强力的WE战队全权交给我来负责。


——纪录片《追逐梦想的歌手:WE阿布




诺言加入WE


诺言:我小时候的话就是那种比较调皮比较搞逗的小孩子吧,就不是很乖的那种,然后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就喜欢打游戏啊。第一次玩英雄联盟的,是朋友叫我玩的,就让我来试一下,然后接触英雄联盟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就英雄联盟算是我生活里的一部分吧。


诺言:当我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我是觉得我可以拿到很好的成绩,甚至说拿冠军这样子的。当时在lpl第一支队伍就是WE嘛。


阿布:其实在引入clearlove之前嘛,就我而言对clearlove并不是特别多的了解。然后我们决定引入他,因为他有他的特质在。其实对这个孩子,还是想过他是不是能承担起中国最强战队打野位置这样的一个情况的。但是当见到他,和他聊过天以后,这种感觉就没了。然后随着lpl战队IPL5的夺冠,让整个中国的LOL圈瞬间爆炸了。


阿布:他来进入WE的目的也是非常清楚的。他觉得这支队伍,留给他足够的舞台,这支队伍能够帮助他实现梦想。


——纪录片《传奇正盛:追梦之心






评价







若风: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对于我们队伍的平衡,包括每一个人的平衡,都做的非常好,其他词可能不好形容,重要这个词可能是最能形容的。他为我们做事也没求过什么回报,但是一直都很认真很细心,帮我们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在这里也非常感谢他。




分析师


阿布:分析师,这个角色,应该是国内没有人做这个角色,但是在国外已经盛行了。这个职业在我做的时候,并没有说对外公开啊,因为觉得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毕竟是一个幕后工作,去做就好了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没想太多。


当时做一个观察者吧。我这个人做事比较严谨,可能刚来战队我不会去说,怕,不适合,怕反而是没有做好啊,或者是影响了一个原本成熟的战队。观察的情况就是记录,分析啊,比如说观察队员的习惯,观察队员的游戏特点。目前来讲可能进入分析师的另外一项工作了,我目前只是管游戏的东西,但现在的话,我要去带领他们,或者更多的是给队员一些新的想法,建议。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东西,这个s3我怎么带队伍,从已经比较高的一个程度上,再进一步,因为大家所有人都知道一个队伍当达到一定程度了以后,再进步就慢了,或者说就难了,或者说就进入下坡路了,然后我不想让队伍走这样一条路。


像之前我会做一些游戏中时间轴的一个分析,然后一些出装啊一些战术打法,但是现在,我会选择把时间轴这个点去掉,因为s3这个分路已经,更科学更稳定的分路还没出来,不稳定上线这个东西表现在这个游戏上了。所以说我在做固定的时间轴分析意义不大,所以说我选择把这块暂时性的放掉。








地狱式的训练计划
阿布:因为那个时候,刚开始嘛,我们队伍的话其实做s3的时候时间已经比较晚了,所以就像你们知道的可能我安排了一些什么训练啊之类的。那个时候其实我是因为自己心里压力太大了,感觉自己必须要想点措施了。我那天晚上是写到几点钟,五点多钟还是四点多钟,写了一个大概就是五个人全部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多字的一个阶段性的一个训练计划,最让我诧异的是,我让他们开始实施去练的时候我们队员特别静你知道吗?没人说话,我当时我也不太敢说话,感觉特别静有点怪怪的。那个时候应该是队员思想上的一个在斗争,那时候,我就想,有作用了。


责任
阿布:我觉得这是一个良心活,我之前就说了这是一个良心活,你做了多和少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就是说你完全可以把自己做成一个打酱油的人物,但是你也完全可以把自己做成一个灵魂人物,还是看你的追求有多高。我觉得我希望之前没做这个行业的人也好,或者说即将做我这个行业的人,我希望用心做事,对自己要求多一点,给自己脑子中始终灌输一个思想就是做事。


目标
阿布:可能拿冠军容易守冠军难吧,我是抱着一个守护冠军这样的一个想法,我们的目标两个吧,第一个不管在什么比赛也好,我们再想拿一个世界冠军,还有一个想尽我们自己的能力,推进职业圈的职业化,拿一个代表国家代表中国这样的一个荣誉。


——纪录片《WE 数据分析师阿布个人记录片



歌手梦
阿布:在从事电竞以前,我是一个学习音乐的人,主要从事西洋歌剧的演唱这个专业方向。当自己在这个专业方向上拿到一点成绩以后,自己想,也是因为对电竞的热爱,所以暂时告别自己的音乐生涯,投入电竞事业。家人从刚开始不支持,到最后有一点成绩,家人也支持我去做这个职业。
阿布:如果说有好的平台,我可能会去普及这个工作(分析师)我更高的梦想,是希望中国战队好。

未来
阿布:或许我会一直留在电竞圈内,或许我会回到自己的歌唱生涯中去。


——纪录片《追逐梦想的歌手:WE阿布















mmm:

2016年11月18日。金赫奎离开了中国。

如果再加一句只属于这个tag的话,deft离开了meiko。


我刷着微博看到金赫奎平安抵韩,闭了闭眼,去年此时,meiko为了准备neso坐在了deft跟金角的中间,这是deft少有的坐在了meiko的右手边。彼时我还是一个只关注优秀辅助选手的技术控,看着meiko为了训练跟金角双排,那是一局锤石。第一波下路回程,先出家门的meiko向水泉里的金角丢出了灯笼,金角买装备有点慢,所以meiko不得不在走到灯笼极限距离时停下了上线的脚步,然而出门的金角就那样大步流星的路过了那盏发着幽光的灯。跟辅助有着巧妙心理共鸣的我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直播中meiko的脸,稚嫩的面庞上,眉头微蹙。那时候的我在想,金赫奎这个ad还真不错,起码他是知道要维护辅助选手心里那微妙的被需要的存在感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更后面的岁月里,我是那么敏感的执着于锤石灯笼的故事。


锻炼新人的比赛进行的并不顺利,还记得meiko出门比赛的那天deft开了直播,直播里偷吃meiko桌上的饼干,还要观众不要告诉meiko,比赛输了之后,他还说meiko不开心。而meiko回来开直播被弹幕轰炸告密deft偷吃了他的饼干时说“他要吃就给他吃啊”,随后又小小声加了句“就是给他吃的”。


这大概就是mmm跟下路故事真正开始的时候了。


因为做了告别视频收到了非常多的回复,很感谢大家的喜欢,但也看到了很多令人伤心的话,每到夜里我默默清掉那些文字的时候就在回忆,其实很早的时候我也劝过很多饭cp饭的不能自已的小伙伴,我总讲的一句话是“他们都是梦想主导型的人格,所以一切可以用为了游戏为了赢而解释的事件与互动,都没有多做他想的意义”。


但在日后日复一日的rank ob里,我看到俩人优势局时不厌其烦在峡谷的一角“追逐打闹”,画面里的他们是那样的突兀,脱离了召唤师峡谷里ad与辅助本身的意义,却让人感受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突然发现,如果我那句话反过来讲呢?我们作为人的生命中,有几时还能上演拿命去救一个人的桥段呢?这种世间最浪漫的故事大概只属于偶像剧了吧,但在召唤师峡谷,如果愿意,就可以。


于是当有人为我的游戏体验不再单是定义于胜负间,当那片峡谷承载了更多的快乐与情感表达时,mmm也陷在了一场浩大的漩涡里。


相比直播的同屏互动,我更喜欢看rank,我觉得那里的他们更接近于真实。但哪怕是今年春季赛有了cp video,我也没有为了他们录下过什么,看过就算了,只是我喜欢而已。


一切变的不一样是在夏季赛开赛前。edg不得不启用新人,面对着即将到来的s6前途未卜。这使得edg不得不把重担压在了下路的肩上,在mouse跟scout需要成长的日子里他们必须要站出来,跟厂长一起撑过去。于是下路开始了有意的双排,在此之前,尤其是deft其实打rank并不在意跟谁双排或者开车,经常是每天谁先邀请他了就上车开排,又或者他在好友列表里随意邀请着谁。在更早些的时候,我记得我想看一场下路双排是很难的,因为deft更多的是跟侯爷、road等等人双排。


在下路开始有意双排的日子里,俩人的成长是肉眼可见的飞速。meiko的废操作越来越少,deft的打法也越来越激进。一次丹妹跟deft聊天讲“meiko真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辅助(表达meiko对于可不可以打的判断力很精准)”。mata也来问过deft,meiko跟deft双排时的巨魔怎么玩的,为什么(一个翻译不出的操作)他不行。而deft回复的语气里尽是傲娇。对了,还有打季后赛打we那次,丹妹跑来问deft,你怎么没跟meiko去中路(meiko塔姆有波开车去中路救厂长),deft回道“meiko去中路,我跑不过去,所以被对面下路越塔强杀了”。当时看着deft略有委屈的言辞,突然就想起小黑屋时期他那智障的中文“你去中路,为什么中路死了?你别去,别去中路,来下路,下路不能玩”。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真的发现了这样支援的弊端,日后的比赛deft总要跟着meiko一起去支援,哪怕会损失一些线上补刀。


所以作为mmm,面对着这样的他们,我越来越反感cp这个词,哪怕couple这个词本意并没有不好,但现代意义上却赋予了这个词“不是真实存在的感情的组合”这样的意义,所以我经常跟熟识的伙伴讲,我觉得用cp来形容这个下路放佛是在亵渎。


最后的夏天,他们赢了,赢得酣畅淋漓。我最喜欢的一个决赛point就是上路deft韦鲁斯被抓meiko塔姆救下他那幕,但我所惊叹与念念不忘的并非如此。回看比赛,让我非常不解的是deft为何盲大。我寻找那颗looper的tp眼插下的时间,那时meiko正陪着deft在上路收兵线,用一颗真眼跟mata争夺着上路草丛的视野。mata最后插下的这颗下文的tp眼meiko身上没了扫描也没了真眼去排,于是他pin了地图要自己跟队友都记得那里有眼。几分过后,meiko回程了,独自在上路带塔的deft被rng策划包抄,从edg的视野里可以看到rng的下路及中野全部在向deft奔去,但是以他们的速度是抓不到已经开始撤退的deft的,于是在looper带完一波下路兵线消失在视野里的一瞬间,meiko意识到rng这么坚决的冲向deft只能是有人tp绕后来留人了,于是他疯狂的pin那颗他记下的绕后眼位,同时跟rank里一样为deft发正在路上。为什么我说一定是meiko意识到的呢,因为中上不可能顾及这么多,而离遇险的deft最近的厂长是打完蛤蟆选择正在回程的状态。而deft对meiko的信任也让我瞠目结舌,盲大这种东西,做好了是神级意识,做不好就是很蠢的事。(有小伙伴指出了我的理解错误,说tp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也可以看到影子,的确是这样的,我忽略了这点真是太不应该了,但这样当时厂长还是选择回程没有去救,那是edg的决策已经是要卖掉ad了?总之meiko赶到确保可以救到deft,中上才tp过来支援,这里的错误谢谢指出了!)


回到基地不能双排的deft是我从没见过的样子,碎碎念,爱抱怨,看了他rank久的人大概都会有这种感受。直到他跟歌莉娅那一席话,我才恍然,不止我们把他们慢慢定义为最强下路,连那个要证明自己是毫无疑问的世界第一adc的他都把赢得欲望慢慢建立在了“下路”之上。


到今天,我仍希望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该多好,多想舍掉后面被命运的摆布。我曾想过再剪一个让人感到幸福快乐的视频作为临别的礼物送给你们,但剪着剪着就陷进了回忆。


-deft以前从不啃手

-俩人在对方哪边,哪边的耳朵就不戴耳机,哪怕他们另外一边也有需要沟通的队友(概率在95%以上)

-deft喜欢跟三星哥哥主动聊meiko

-deft喜欢复述meiko的话打字给正在聊天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像是meiko跟他说话他没理一样)

-deft solo几乎没有赢过meiko

-deft很在意meiko的rank情绪,不让meiko疯狂打字或者pin队友

-deft没对除了meiko以外的人做过那些幼稚的行为,哪怕在三星当老幺的时候也没有


这些大概就是如果不一直跟直播会错过的deft吧。而meiko始终如初,照顾着追逐着deft,像他自己职业之初所定义的,deft要做第一ad,那他就是要保护deft做那个第一ad。


所以故事的最后meiko说:我希望他能回到韩国,拿下一个冠军。


这就是“meiko”的愿望。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meiko去了解过《未闻花名》,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是芽衣子(meiko)为了实现关于jinta(男主)的那个愿望以及为了大家都更加幸福的故事。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愿望达成之后,meiko还是永远的消失了。我不知道田野是有多喜欢这个故事,才会给自己起这个id,才会把qq头像也设成芽衣子。而德杯过后,meiko终于换掉了头像。


在我心里,这大概意味着meiko跟deft的故事真的结束了吧,以后的,就是田野跟金赫奎的故事了。而这个故事不属于我们。


那天,我重听了《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这首未闻花名的主题曲。里面有三段: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你在最后的那刻仍从心底


「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大声呼喊着“谢谢” 我一直都知道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含着泪水却仍笑着说再见 如此难受


最高の思い出を…

那最美好回忆……


而最后的最后,德杯之上,最后的edg deft三次感谢了在下路陪伴他的搭档“meiko”。


这首歌就是我想对他们最后的祝福了。而只为了记录下路而存在的mmm,也在这里,要跟大家告别了。


see you..


【全文禁止转出lofter】

XD第一个拼豆作品。。是看着图片一点一点脑补出来的。。下一个希望做一只小Mercy~